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来佛祖金殿

精华英才神语仙乐

 
 
 

日志

 
 
关于我

一生勤奋好学,努力工作,像真正的老黄牛。虽然一生人善多被欺,坎坎坷坷中走过来,但我还是苦中作乐,珍惜每-天的时光,让生活得到充实,尽量多做有益他人的好事,为了所有人的后代能实现公平公正民主法治社会发出声音。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现代文明就是公民社会  

2017-02-03 08:0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周有不少筒子追问我股东大会的发言,坦率说,有点敏感,另外一个,就是头巾气太重,我在台上说的时候,听众已经昏昏欲睡了,我觉得写出来,读者更头晕。但想了想,反正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整理一下,剔除敏感部分,发出来,有兴趣的筒子看看我的观点吧

核心观点其实就一个:中国社会不可描述之风险,这两年日益飙升,大家做好防灾防洪准备。这个问题,作为研究人员,我其实后知后觉,在2010年开始,我注意到船上无数耗子发疯跳船,到今天,这几乎是全国上下公开的秘密:你若有钱,那就赶快跑路,起码要准备一张船票。跳船跑路成为流行时尚了。

成功人士不必知晓理论,只要直觉和运气,外加敢做敢当,但作为研究人员,必须有一个分析框架来琢磨这个事。其实很简单的社会学和政治学的概念而已:家、族、教和国。

家是家族,基于血缘关系的人群,这个好理解。族,也就是民族,这其实是欧洲自1789年法国大革命开始至1917年凡尔赛合约确定的国际体系核心概念:同种同文的一群人,有独立建国的权利。国,也就是基于暴力基础上的政权。这是自欧洲衍生出的族群观念:有血缘联系的几个部落联盟,有共同语言和文化、经济社会生活,最后形成一个社会,可以有独立的政权。欧洲民族观念的着落点,其实首先是“同种”,其次是“同文”,也就是相同的语言、文化和社会心理,最后才是“同教”,也就是信奉同一种宗教。

宗教,是人群社会最强有力的粘合剂,别提马大胡子胡说八道什么受压迫者鸦片之类说法,他是大傻逼。家庭是基于血缘上的社会组织,是受规模限制的,一代亲二代俵三代就拉倒,人群规模到七八百之后,必须有其他的粘合剂保障大家不散伙。原始社会可不是缺吃少穿的天堂,恰恰相反,社会学家实地调研现代一些部落,其谋杀率高到让人色变的地步,有社会学家在非洲丛林看到两个不同部落的人狩猎过程中,不经意碰面了,他们聊了一下午,就聊他们各自认识谁谁谁,通过各类七拐八拐的关系,最后确定他们两人其实有血缘联系,是亲戚。何也?他们要找一个不杀死对方的理由!你很难想象每天都和陌生人聊一下午,就为了攀亲,最好的办法就是共同信奉一个神,这样就是自己人了,大家不会见面就杀死对方。但不同的部落信奉不同的神,结果肯定是部落之间肯定要互相对砍,所以部落联盟要一体化,一定要一神教,不能搞多神崇拜。这对于游牧民族而言,格外重要,因为迁徙频繁,人员流动大,如果不是信奉一神的话,那么不多久,社会就散架。所以你看圣经上一二再再而三的通过上帝之口叮嘱子民:你不可信奉别的神。而对农耕文明而言,因为人员流动性小,社会粘合剂需求没那么迫切,所以信奉多神是常态,宗教宽容心态要比游牧民族大得多,就是这个道理。


1789年之前的欧洲人,没有民族这个概念,他们“只知教不知国”,当然,更不知“族”,你问塞纳河畔的一个老农是什么人?他首先认为自己是基督徒,其次是某个公爵治下的农民,最后不得不说的话,是巴黎人,他对公爵有依附关系,但和法兰西国王没关系,国王和公爵之间的事与他无关,他对法兰西国王没效忠义务,他也更不会有法兰西民族这种概念。所以描述当时欧洲文明,其实就是说“基督教文明”,教权高于王权,君权神授,政权是基于基督教教义和日耳曼习俗基础上。

那么在中世纪之前的欧洲,没有基督教,社会族群的粘合剂是什么呢?这是欧洲文明的另一个伟大传统:源于古希腊罗马的公民社会。简单说,社会是基于权利与义务对称的、地位平等的公民组成,通过自由商讨处理公共事务,并形成一系列法律契约约束彼此行为。譬如雅典,他们当然信奉同一个神——雅典娜,但不会认为雅典娜通过祭司发出的口谕,是他们行为准则,他们彼此之间当然也有血缘关系,但这不是他们内外有别的依据,让他们形成一个社会、见面不对砍的粘合剂,是他们的公民权和法律。同理,古罗马也是这样,罗马最早定居民其实就是一群流浪光棍,定居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别的部落抢老婆。他们彼此没有血缘关系,当然他们可以找两头狼做干妈,但他们确认社会共同体的基石,是基于公民平等地位上彼此协商出来的法律。

1789年法国大革命打破了教权大于王权的规则,政教分离,那么社会粘合剂是什么呢?就是重归古希腊罗马的公民社会传统,确定社会成员之间的联系和纽带,是基于公民权基础上的法律。平等、自由、民主是公民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今天全球各国,不管真实情况如何,都号称是由独立自主地位的公民组成社会,政府是民主选举出来的,由代议机构监督的机构,都号称“主权在民”。所以自由平等民主的观念,就是“普世价值”,现代社会,就是政教分离信奉公民社会价值观的社会。但在目前中国,宣扬这类价值观的人群,被称之为“公知”,嗯,据说不是好东西,至于为何,你们自己想……


1789年法国大革命完成君权神授社会到公民社会,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漫长过程。中世纪欧洲的所谓“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复兴什么?启蒙什么?其实就是复兴和启蒙公民社会理念,这个思想传播过程不是很让人愉快的,当年欧洲公知们的日子,也不见得比现在中国同类们好过。


今天的人们经常惊讶古希腊的成就,尤其是古雅典,人口规模最高也不过四十万,具有公民权的,不过六七万人,在人类历史上,这么点人,简直是不起眼,然而他们在科学艺术政治经济乃至军事上的成就,简直亮瞎筒子们精金狗眼!绝对可以用“震古烁今”来形容,古罗马也是如此,最开始那么巴掌大的地方,汉尼拔打到意大利半岛时候,罗马总共也就六七十万人口,就这么点人,征战四方雄霸天下,其文治武功已经完全烙印在欧洲人的灵魂里。何也?因为社会的主要成员,都是堂堂正正器宇轩昂大写的人,主权在民,不是空口白话,他们能自由结社组团表达思想参与公共事务,缔结修改法律,他们是自由的,因此是高贵的,所以必然是充满创造力和战斗力的人群。

中世纪的欧洲文明是蒙昧不堪且孱弱的文明,如果不是图尔战争中交上好运,估计就被皈依穆斯林的北非摩尔军团给灭了。甚至到18世纪中页,谁都没想到,西欧半岛上面的人,在一百年后成为地球事实上的主人,1756年土耳其苏丹甚至对奥地利与法国结盟不屑一顾:一头猪与另外一头猪搭伙,我们不在乎。土耳其人压根没想到不到半个世纪之后就给欧洲人蹂躏成废人。没有,之前从来没有人想到欧洲人在后来二百年内在科学艺术军事政治人类文明所有领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甚至到今天,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大多数人们,还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人,一旦成为自己的主人,学会自由平等的和其他同伴协商处理公共事务,那么他们将会释放出惊人的生产力和创造力。卢瑟们一直对此迷惑不解,要么将其归结为历史偶然的运气,譬如火器和大宪章之类,要么归结于某种阴谋得逞的结果,譬如成功的殖民和剥削,等等,也有学者鬼迷心窍将其归结于基督教不可知的天命,譬如刘仲敬之类。欧美成功的奥秘,其实就是简单的主权在民,就是今天大多数国家法律条文黑纸白字写的东西。因为成功者总是被效仿,现有大多数国家东施效颦欧美的东西,其实就是成功奥秘所在。

以上是欧美自1789年以来的演变,但对于中国而言,家、族、教与国,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完全走上另外一个途径,结果很可能是不可言说的黑洞,这个,等我得空时候再整理一下观点,发出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